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朗朗晴空博克

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『天仙心传』  

2008-07-13 14:20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『天仙心传』

太虚氏授 后学闵一得小艮氏篡述

自 序

  原夫运限无常,世运之通否,道运之明晦,其机由人,天地因而运转者。中古以上,人各完神,运无或蹇,道无或晦也。方今世尚,群务形声,力扫虚寂。其弊启自导师,初由讹会微言,忘却纯(音整)情则堕,以致自误误人;继而挟词以利己者,起而附和之,从而招招焉,以致学者大半堕其术中,死而不悔,全不悟妙有妙无,真实之相循,圣人特藉以观其窍妙。故其为用也,无情有情,惟一非二。近世导师,见不及此,学士亦悟不及,由是相习成风,乃流致下元之否备,身世道运,殆有不可问焉。造物者,固莫可如何,惟人为造物之至灵,欲挽此运,惟先自法古之圣人而已。法古惟何,我国有羲皇,西域有能仁,东土有太乙,启蒙养正,以淑人心,垂有微言,以教后世。三教经文具在,洗心以读之,自知世身非二,性命一物,方知主夫世者人也,而主夫人者神也,三才一贯,义则如此。太乙不云乎,人身一世身,心即天也,身即地也,念即人也,诚正修齐,以至治平,毋劳分理,端自净念返诚而已。上古圣人,治世功法,不由身外体制,并勿念外维持,惟自尽已以为功,即使人人尽已以为学,何等简易,何等宥密而自在哉。其得使人尽学已由自者,学尚虚寂志念耳,所谓天下之本在国,国之本在家,家之本在身是也。愚更为尽其说,以为身之本在心,心之根在神,神非虚不灵,非寂不宁,不灵不宁,神何克纯。是以学尚虚寂,运道惟神。三代以后,人竞功业,以为有征足信,适开机械诈伪之端,由是道运以晦,而世运日否。吕祖悯之,肇启医世一宗。我祖泥丸李翁,默相辅相。无如世逐浇漓,群染污浊,惟于亿亿万亿中得一。我师太虚翁,宗承无替,克守虚寂,而行合中庸,不尚功勋,而因心则友。及至乾隆丙午,余始得耳食于玄盖洞天之大涤洞,神人瞿蓬头,默相证授于不识不知之天,铭之心版久矣。兹特自愧学不如师,不克振无字之心音,传之学者,篡此三册二种,总名天仙心传。后学承之,果能鎔一而神化,无不竿立而影现。揭其总持,不外虚寂恒诚四字而已。四字所宗,自完神始,即以神完为究竟之学焉,诚不过以神为身世主耳。道光甲午新正下浣一日金盖山人闵一得谨序。

自 述

  师传天仙功夫,余于乾隆丙午岁,耳食于玄盖洞天。心袭以藏之者,迄今四十有七年矣。屡述与人,食之者寡。天涯海角,已踏破乎铁鞋;万载千秋,徒劳神而久视。深恐委师传于草莽,用敢寿口诀于枣梨。惟是初学之士,或心性未纯,关窍莫启;或情尘久搅,锢蔽方深。法惟先事洗涤,继事存思(存是存想,思是精思)。倘有中阻,虽因后天物滞,究因杂念中肆,以致真炁隐藏,关窍闭塞。上士于此,惟有不事搬运,但崇止念,晋造自然,终始不贰,自还先天,身得晶若。故欲还先天,法惟一竟虚寂,念中无念,自然后天气寂,先天仍现,元炁仍行,身中关窍,豁然洞开,惟觉五色神光,亿万千聚。此系攒簇五行之实据,学士不为惊惶,不为喜悦,亦全凭真一不贰,遂得凝然大定。纯粹以精,仍以真一育养,功圆行满,梵炁弥罗天地,元胚模范十方,谓其现而显诸仁也。岂知其贯三清而上下,太极本无,谓其隐而藏诸用也,岂知其乘六气而周流至虚不宰。坐镇太虚真境,长为无极金仙,谓其将升证也。更何天阶之可升,正不知我之为太初玉清,太初玉清之为我矣。无如世尚逐物,得此简易功诀,退仍惑而自弃。其病在自晦万缘放下一句,终身无从入手。即有不晦此句,但略扫除片刻,自谓中已寂虚,据事迎罡一诀,闯入黄中,夹带后天凡神凡气,坐塞身中玄窍,何殊运水担泥填塞崆峒仙境。纵使后来竭五丁大力以开除,而泥水留痕,究难洗涤。即能洗涤干净,而羲鞭不停,日月云迈,其能抱道而终者,已属吾宗之种子。若竟半途而弃去,几同畏噎而废餐,可不悯哉。吾故以先师之心传,录传于世。今将录诸本,而复以万缘放下一句,为学者再扣晨钟。道光十二年闰重阳日金盖山人闵一得述。

内篇(九章)

师曰混化,天仙功夫,万缘放下,身自寂虚。

爰引清镇,承照常持,正维中下,罔或刻疏。

圆虚圆寂,圆清圆和,何内何外,何有何无。

化化生生,一付如如,还返妙用,如斯如斯。

成身内身,是名真吾,尊之曰宰,视之曰儿。

温养沐浴,乳哺尔疏,功纯行粹,还我太初。

自终溯始,诰诫无多,惟喜混穆,切戒模糊。

模糊混穆,相去几何,一仍圆觉,一竟糊涂。

觉则成圣,昧则成魔,师训乃尔,慎毋参讹。

  外篇(八章)

天仙心传,视身晶若,假以迎镇,如承日下。

镇照则生,镇注则化,化化生生,功惟一法。

天以一生,地以一成,身失其一,晶何得能。

一之为一,无念而诚,有无不立,人法双泯。

原用之神,互根其根,置身于一,置一于心。

大周天界,细入微尘,无色无法,混化圆真。

是为真我,名身外身,视之不见,听之不闻。

神通变化,隐现随心,功圆行满,平升玉清。

  右二篇,余耳食于师者。道光壬辰录示金盖诸生,内外丹诀备矣,故曰内外篇。

圆诀(四章)

上窍九天,下极九渊,三才卵守,黄是福田。

我处其中,混化坤乾,知还知返,无后非先。

克纯克纯,无地非天,常真真常,玄之又玄。

绵绵密密,道无不圆,功造其极,我即佛仙。

  右四章,乃示门下薛阳桂者。天仙心学备矣,故曰圆诀。小艮氏识。

续篇(十二章)

嗟我志士,有志竟成,三尼医世,胡不踵行。

亦主混化,不事支离,假虚涵静,假静还虚。

虚极静笃,至道已基,三年五载,身世希夷。

从而涵育,不自满假,可久可大,神何敢懈。

薄伽梵帝,乌鲁斯僧,德化以来,征验维新。

居二千载,兵疫不侵,男尚中正,女尚幽贞。

西域志述,佛亦犹人,经曰持世,玄奘译文。

功无增减,混化致淳,事造其极,隐现随心。

斯真至道,圣圣心言,散诸经语,世昧惰研。

吕祖集示,显而复湮,泥丸承坠,太虚继宣。

小子承之,受而未授,穆穆洞音,大涤斯究。

爰这篡述,愿以共友,虚寂恒诚,四字切守。   

右篇名续,计共十二章,乃续天仙心传而述也。功诀简易,不蔓不支,踵而行之,得大自在,真与西圣无字真经,相为表里者也。谨按西域志,乌鲁斯国,绵延数万里,厥壤肥饶,隶有属国干城岁仰维恤,风俗最淳,较诸羲皇有胜盛焉。又稽内典,即昔磔迦乌,薄迦梵帝未临以前,乌俗尚奢,民多游惰,屡遭海泛,不省堤防,渐致不支。时有长者,名号妙月,敬信佛法。乃感薄伽梵帝,自由中印度,率徒二千五百人俱遥临其地,垒磔筑堤。长者从之,自备资斧,雇众循垒。已而举国化从,磔尽而堤成。既且海不扬波,乌绝霪雨。薄伽梵帝,乃为宣说持世陀罗尼经,以授长者,竟返中印度。按即释迦佛也。我国贞观间,玄奘法师返自西域奉诏而译,御制经序,备载如此。闵一得篡。

大涤洞音(共十一节)

  蓬头瞿氏曰:教无声臭,惟觉雍雍,不色而色,不空而空。太虚沈子曰:此之谓道。

  瞿又应曰:法天涵地,法地修身,至诚无息,道即吾心。沈曰:然,此之谓德。

  瞿又应曰:事相须则济,物相让则余。太虚续曰:得失本无常,与计非过欤。

  沈唱曰: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瞿应曰:不识不知,顺帝之则。

  沈应曰:打破虚空便无物。瞿曰:然,翻身忘我见天真,可知不有有中我。沈乃续曰:才是金刚不坏身。

  沈又唱曰:大道本无我,观空即住空。瞿乃应曰:有无都不立,真在有无中。

  沈曰:不得也无失,相将顺运行。瞿乃应曰:此是真消息,知音有几人。

  蓬头唱曰:至道几亡矣,瓦缶似雷鸣。太虚应曰:只有方便法,动静应天心。

  沈又唱曰:云开日自现,日现云消亡。蓬头应曰:也须心内讼,消息本无常。

  瞿又言曰:只如医世运,运蹇且由人。太虚应曰:会得此宗旨,余将先活神。

  蓬头续曰:神乃身心主,身心即地天。太虚圆曰:造物无意必,故人秉世权。

  右洞音,共十一节。真人瞿蓬头、沈太虚,两相宣说于大涤洞天。余心领袭之,初谓皆我心音尔。嘉庆元年,奉天李蓬头到金盖,相见情甚洽。余心忆洞音,李真即跃然曰:太音声希,神室不靖,不闻唱应者。题须即境以名之,方合道旨,爰名大涤洞音。今又三十七年矣,遥承空谷之传声,爰记命题而笔述,学者其深体之。闵一得谨识。

自警篇(共十有九章)

鸢飞戾天,鱼跃于渊,天然机炁,发自福田,

不劳俯仰,自然而然,至诚无息,大道凝焉。

我身即地,我心即天,念即物我,我物一焉,

混而化之,密密绵绵,无时或昧,无刻或粘。

谈何容易,念绝神清,念何能绝,勿逐勿听,

假虚假寂,由勉致清,清造忘如,诚恒乃能。

我毋再忽,身存能承,一旦物化,要能不能,

我年已迈,一息仅存,趁此一息,秉命承行。

普天普地,同志少人,我毋痴待,要行立行,

未归大造,神尚造神,何可观望,义鞭无情。

妙月长者,磔伽凡夫,敬信佛法,文佛感孚,

事载内典,典岂欺吾,足征足信,我可如他。

矧斯至道,功惟维吾,致中致正,致庸致和,

如心使指,如木归涡,谨持毋懈,慎独无他。

向寐何熟,迫始醒欤,已则如此, 世何足识,不材问尔,责何敢辞。

世又笑曰,斯传果真,从学必众, 子何独闻,世况蹇久,何不早承。

不材默然,答无可答,神忽大言, 可说难说,向待道成,错会计得。

纯阳泥丸,往哲伺然,生年月日, 悟后乃宣,斯则天机,泄何敢全。

运到庚辰,神母懿旨,持世承颁, 泄罚律恕,太虚承之,乃敢诰世。

斯旨何指,学成纯(音整)纯(音绳),中无意必,

更藉人更,行必乃尔,人须成人。

中和靖念,不为人侵,维之持之, 身靖世宁,苟学未极,适足乱心。

某故迟迟,是慎非轻,今惟自勉, 不敢勉人,世各自问,毋贰尔心。

同志悟之,中各自省,虚寂恒诚, 或昧立醒,亦即医世,身世不梗。

男尚中正,女尚幽贞,从而涵育, 尽此报身,得沐佛应,磔迦乌能。

应固乃尔,不应亦承,行我本分, 不行非人,愿我同志,只如如行。

世佥曰诺,子且力持,禀有厚薄, 征验自殊,行藏显晦,一付如如。

  右篇十有九章,题曰自警,以束心传全部也。时为道光甲午仲春之望,地曰瑶坛,宫曰赞化,堂曰葆元,中奉吕邱白黄沈真,乃属累行积功之所,肇于忍奄春帆兰坡镜轩南崖心乡,成于晴波兰云直乡镜唐稼堂补愚春泉懋唐希唐时香云伯等。若而同学意在谨承金盖宗坛而设也,余则以为行属有为,人存则存,人亡则亡者。乃为宣示吕祖医世圣功,真泻心传,主在率淑人心。乃为医运之抽薪,顺作修身之宝筏,总名天仙心传,三册而二种。所以申明身世,行功一致之义。而身运适蹇,镜轩懋唐得而梓之。余遂续篡自警一十九章以为殿,岂非及时之胜会乎。跋此数行以志幸。金盖山人定梵氏闵一得谨篡并跋。

天 仙 心 传

太虚氏授 后学闵一得小艮氏篡述

内 篇

  师曰混化

  师乃泥丸李祖也。谨按混化,乃即吕祖三尼医世功诀。法造身等虚无,迎罡下照纯行三才卵守,中无他念杂入而已。太虚氏曰:此是无上上乘丹诀,然可心领,不可言传者。我师泥丸氏,述授余曰:是真太上心传,而入手务先止念,或预存运,继事存思,尤要明夫宗旨。宗旨惟何,知还知返而已。盖还乃还元,返乃返本也。苟昧,道本至虚,体本至无,则还失其还,返失其返,此而还返,不犹南辕而北辙乎。宗旨一明,始可从事有为不为不为有为棘手,而头头合道矣。其诀,在知假法也。假法惟何,或由假虚以涵实,或由假实以煅虚。是两法门,皆属假幻成真之法。要皆引入究竟,执一以持,皆名执著。执著之者,不明道德。世之丹书,皆本黄老,莫非致中宝筏,而各宗其宗,不识叶参,适足贻误,动有毫厘千里之差。我宗溯自秦汉,直承单传,始自关尹,吕祖承之,宗旨复振,既而中晦,我师泥丸氏承之,炳得窃袭(炳乃太虚派名),自惭德薄,第谨识授。学者得之,务望参诸道籍,证诸佛经,不立有无,一循道体,而事兼存导,尤必造至自然,庶几不负所示云尔。

  天仙功夫

  仙有五等,按即天仙水仙地仙神仙鬼仙也。等虽有五,事之成者,统号真人,谓惟真人克事斯尔。然人禀习殊异,则修养功作,万难一致,此仙有五等之由。后学述之,各述所事终始,以承以授。世存丹籍,大率类此,不有心传,茫无入手。白祖琼琯先生悯之,乃著修仙辩惑论,以授世。无如世乏上智,而自问卑下,每置斯论而罔参。我师泥丸氏体之,谓可直承吕祖天尼医世功诀入手,则便身世两利,毋劳续事,功圆一宗者。究其功法,不外混化。故立标曰:天仙功夫。谓非水仙地仙所得与行也。

  万缘放下

  缘者何,情尘情根是也。不由内蕴,即由外触,必须放下,天心乃现,此是入手第一步。修性始此,修命亦始此。个中妙义,行者自悟,无劳赘述者。第其入下,功法不一,择其至精而无流弊者言之。泥丸氏曰:缘起立除,一法也。缘起成猬,中如焚灸,聚而坡放,一法也。缘起膜视,听缘自缘,一法也。三法之中,末后一著,乃为仙著。斯则如云点虚,虚自无染,故无损益者。后学从事,但自顾密而已。太虚氏曰:然。师故不曰扫除,而曰放下也。盖缘乃意成,意乃心发,心泯意自化,而缘自脱根,不劳作为者。学者体之。

  身自寂虚

  身,身中。自,自然。气静曰寂,念无曰虚。如是则身等虚无,而容光必照。按此一句,乃混化入手第一步秘诀,而功从存思入。存思惟何,初则即外以证内,次则即内以证外,再次内外如如,无可分刖。泥丸氏曰:此等功验,不从眼得,得乃真。第非初学所能,故如即外证内一法,是乃从眼入意之法。次之即内证外者,乃是从意入眼之法。再次如如,乃是无意无眼之验。学者造此,乃可从事迎罡,而行不虚行,行久无间,乃造真心常存而若虚,真炁常充而若无。此种玄况,不存而现,不思而得,乃合自然。行功到此,谈何容易哉。而诀惟念中无念焉尔。

  爰引天罡,晋照常持

  是承上句功验。再加引罡假法,以造真虚真无玄境,而其晋照,自有方所(晋乃晋卦之 ① ,进义也)。泥丸氏曰:晋而不照,乃自顶盖,前下眉心,复由眉心,照注山根。尤须先以真意,直由顶门,透迎上天镇星,自能引到天罡,下合身罡,聚存山根,汇照阙盆。加行虚极静笃,自能深透玄窍。觉已透窍,加造自然,坚持无念一诀,自得胎息真验。然非常持不能得也。要知此一功法,终始赖之。行到化凡成圣,无遗毫发未化地位,乃可歇手。

  于天于渊,无间刻时

  天,天灵盖骨是也。渊,乃脚底,涌泉是也。按天镇星,位在中天,高过日月星辰,为大地精华上升所结,实为斗口天罡之主。又为五星之中星,焕明五方,而不改其常度。下有北辰(即天枢也),主宰森罗万象,在人身为囟门盖骨。此骨乃人身生炁所结,成于落地之后者,上通天上镇星。故欲引天罡,须迎镇星。镇星既接,天罡自注。从此晋照,昼夜长存,犹如品瓶,仰承日下,内外通明,上下透徹,而后后天化尽矣。按此一步,正属还元要诀。诀曰归黄,乃是呼吸气停,炁由闾前透达,直由下中中道,抵至项骨,而若无升无降者,先天炁清,无质可体故耳。先哲循之,谓惟行于一念无杂之时,则所升降,尽属先天,故无流弊,而验自极神。苟或虚寂,未造自然,法惟升则听升,而于降际,毋忘注海一诀也。太虚口授乃尔,是为初学妄事归黄,必犯后凡随升而设。傥并昧此,受祸非细云。

  圆虚圆寂,圆清圆和

  功法崇普遍,必须圆而无缺,造非无丝毫凡后中杂乃妙。太虚氏曰:虚寂是体,清和是验。功用造圆,自无流弊。迥非初学由搬运而通,存思而遍者也。既通既遍仍,自纯行无念自然返还,法皆谓之混化,故必以清静自然为运用。苟或不尔,必有闹黄闯黄之弊。

  何内何外,何有何无,生生化化,一付如如

  按曰如如,则更深造自然矣。太虚氏曰:内乃色身以内,脏腑等等是也。外即色身而言,皮肉筋骨等等是也。而泥丸氏乃谓内则色身,外则法身,是则吕祖三尼医世功诀。准此行持,乃犹法制神仙肉,以天地作锅灶,以鄞鄂作瓦罐,以泡影色身作肉,加以定慧作维持。其法甚简甚易,但闭六门,毋使漏炁而已,此即行夫胎息焉。余今所示,盖以学人身心末靖,关窍末通,须从身色上,加行搬运,继以存思,迨到关窍全通,存思无妄,然后遵师玄示,刻时无间,则无自欺之弊。学者体之,慎毋躐等云。

  返还妙用,如斯如斯

  还,乃还元。返,乃还本。太虚氏曰:要知道本至虚,体本至无。学昧斯义,往往还失其还,返失其返也。按曰妙用,盖有假虚涵实,假实煅虚等等作用于其间者。后学审之,慎毋滞虚滞实也。故曰如斯如斯云。

  成身内身,是名真吾

  按即丹书之真人。而功法,较诸丹书,简甚易甚者。切忌或作或撤,与夫散漫昏沉焉。其法,盖以太虚为炉鼎,而以色法两身作药物。一以定慧二义为水火,更以无间为火候。火候功足,真吾乃现,不劳破顶升遐,而隐现随心,并无方所远近,惟觉动静焉尔。

  尊之曰宰,亲之曰儿

  丹书所示,尽属假法。不会其义,受误非细也。

  温养沐浴,乳哺尔疏

  太虚氏曰:温养沐浴,乳哺等等,虽有成说,备载丹书。然有活法,一如禹疏九河,随势顺导,凭我玄况而心维之,自然从心不窬,以期致中致和而已。

  功纯行粹,还我太初

  功乃内功,行乃内行。按曰还我,就我所故有而还之也。太初者,先天之初,无极之根,真一是也。

  自终溯始,训诰无多,惟喜混穆,切戒模糊,模糊混穆,相去几何,一仍圆觉,一竟糊涂,觉则成圣,昧则成魔,师训乃尔,慎毋参讹

  此十二语,亦太虚翁训诰之词。

外 篇

  天仙心传,视身晶若

  视,内视,即心视也。身,色身,即凡体也。晶,水晶,喻通明也。此步功夫,纯从万缘放下时入手,须得若存若忘玄秘,方不致随幻妄,故曰晶若,大觉如如之义也。

  假以迎罡,如承日下

  法详医世功诀,犹以晶瓶承日下,光自注入,内外通明也。

  罡照则生,罡注则化,化化生生,功惟一法

  照则普照,注则凝注,生则自生,化则变化。功法不同如此,而一凭夫真一焉,故曰功惟一法。法,法则。功,功用,主斯法用,盖有真我在焉者。

  天以一生,地以一成

  天仙妙用,不过生成。天地证验,亦惟生成。而其玄义,赖一以成。人而事仙,一何可舍哉。

  与失其一,品何得能

  身本一生,身而晶若,纯一乃成。一何能纯,在知还返,无念而诚。太虚口授如此。

  一之为一,无念而诚,有无不立,人法双泯

  无念也者,盖言念中无念耳。诚,乃不诚无物之诚,真一是也。有,乃有闻有见之有。无,乃无动无变之无。不立者,乃听其隐现。人乃人情,法乃法则。双泯者,乃泯其察求。功能如是,念自寂然,而心复泰定矣。此是徹始徹终所当诚守也。如是诚守,虚可极,静可笃,胎息可成,玄关窍开,呼吸气停,真炁周行,无或散滞,则所隐现,无非真况。然总以寂视无著,为无流弊云。

  原用之神,互根其根,置身于一,置一于心,大周天界,紃入微尘,无色无法,混化圆真。

  原者,原其终始。互乃交互,犹言循环也。根乃所自之根。而曰其者,盖言真一也。置,安置也。身乃色身,一乃真一,心乃识心。天界,指身而言。微尘,指性而言。色指色身,法指法身。谨按混化,乃合色法两身,置之天心,以行陶铸也。盖色固凡浊,而中存真一,法固清灵,而中杂凡后,必须叠加陶洗,更扫治陶,厥真乃出乃圆。功法之妙,乃在互根其根一句。其下置身置一,已具大周,细入神用。而其所以得神者,以无所住而生其心。故曰:无色无法,混化圆真。个中精妙,非笔所能罄述也。

  是为真我,名身外身,视之不见,听之不闻,神通变化,隐现随心,功圆行满,平升玉清

  真我,即真人。而曰身外身者,盖比色身而论之,以其能离色身,出处不二耳。下两句,系引经语,以证真我乃道体,正以棒喝世迷,毋复囿于成说,致堕幻妄而不悟也。末后四句乃示真空不空,真无不无,痴人不识天地三才,只是一个,但慕至人之隐现,不识致使隐现之由,惟由一心,一现则现,一隐则隐。盖至人之心,已与天地不贰不息,故能隐现无穷,神通莫测也。始而色身,未造纯法,故有混化之行。既造纯法,未造自然,犹未可以平升玉清,乃有混有混无,混化混圆,留身住世以事之者。迨至功圆行满,乃升玉清。曰平身者,是已无劳破顶升遐。盖以六合三洲,不外一心,自无方所,有何高下远近,而劳出入升降乎哉。此皆由混化于一,大周细入之神功,得与天地合德。迥非地水神鬼各种仙人,去天尚远,还须上升,乃至玉清者也。故曰天仙功夫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